最新消息 關於偵探社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

偵探社消息
(發佈時間:2019-07-16 15:08:45)

找尋包容平衡,才能維持婚姻關係

對於婚姻百分之百的滿意,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情況,那婚姻該怎麼維持,彼此包容就是最好的辦法,但包容對方的程度,過去與現在有很大的差別,過去的人大多都過於包容,無論好壞都默默忍受,聽起來是維持婚姻好辦法,但實際上並不是,因為面對另一半的傷害,像是外遇、家暴等行為,包容並非好選擇;而現代人的包容又太少,只要與另一半無法達成共識,就會覺得兩人不適合,因此很快就決定離婚,但事情真的這麼糟嗎?其實也未必如此。故徵信社建議,想要維持婚姻,就要找到包容彼此的平衡,不要過度也不要太隨便,夫妻關係才能持久。

想要找夫妻合適的相處方式,以及找尋包容的平衡,婚姻諮商就是您最好的選擇,透過專業諮商師,幫助夫妻進行溝通,了解彼此的想法後,規劃出最合適的婚姻經營方法,解決遇到的婚姻危機,別再過度包容,或是將離婚掛在嘴邊,有任何的婚姻問題,都歡迎來找徵信社,有各式各樣的服務,能幫您解決婚姻危機,別以為只有外遇處理,裁示徵信服務,任何婚姻問題,都是徵信相關專業。

 

解決夫妻糾紛,可進行婚姻諮商

如今很多的夫妻爭執,其實都不是太嚴重的問題,但因為雙方缺乏溝通,才會讓問題惡化,甚至是成為離婚原因,故徵信相關服務中,開始培養諮商的人才,招聘相關的專業人士,規劃婚姻諮商服務,希望藉由諮商的方式,透過專家的協助,能幫助夫妻解決問題,化解婚姻危機,避免夫妻走向離婚的道路。婚姻生活中可能遇到很多問題,不知道要如何解決,都可以來委託徵信協助,有提供各方面的專家,提供豐富的服務,幫助您解決遇到的難題,在此推薦徵信社,為國內正派經營之優質徵信社,擁有豐富的調查經驗,除了台北辦事處外,在全省各地也都有服務據點,提供全省化的優質服務,獨家蒐證器材、專業徵信人員,幫助您處裡各種問題,無論是感情上的困擾,或是職場上的問題,任何的疑難雜症,我們都能為您解決。

他們兩個總是會替我說話,甚至希望我的老公自己低頭

其實原本我也沒有希望自己需要找這樣的服務,畢竟我也把公公婆婆當成是我自己的家人,他們對我是真的十分的慷慨,甚至有時候我跟我老公吵架的時候,他們兩個總是會替我說話,甚至希望我的老公自己低頭,從來都不願意分是非對錯,因為婆婆跟公公的想法是一致的,他們認為男女之間的吵架,本來就應該要讓男生低頭,所以我在婆婆家的地位其實真的不小,也是因為公公真的很疼愛婆婆,而且他們原本也想要有女兒,但是後來因為生了三個孩子,全部都是男孩子之後,就不願意再繼續生小孩了,偏偏大兒子是一個很有理想的人,不想要跟女人有任何來往,而二兒子則是因為自己是同性戀,所以公公婆婆也很無奈,但是很慶幸我的老公跟我結婚,所以他們大家都非常的疼愛我,但是有一點我自己一直都覺得很奇怪,原因我不知道他們的工作是在做甚麼,但是我的老公也從來都不願意跟我說,所以我自己覺得非常的奇怪,我自己也真的是因為這樣,所以我才會找了徵信社幫助我調查,不然我自己真的不想要侵犯隱私權,可是因為我自己真的很好奇,何況因為公公跟婆婆在這個地區的地位,其實我自己真的感覺得出來,他們的地位是真的不小,連警察經過我的公公面前,都會特別地跟公公敬禮,讓我自己真的覺得非常的奇怪,我的老公上班時間也很不一定,但是他們卻擁有龐大的收入,讓我覺得這一切真的好奇怪,完全都不是我自己可以理解的,所以我才會找徵信社幫助我調查,因為我真的很好奇,他們究竟是在做什麼樣的行業。

因為時間一直再走,我自己逐漸習慣這種傷痛

想請偵探社幫助我找回我的前女友,其實我已經跟他分開好幾年的時間了,或許他早就已經忘記我的長相,他也忘記我跟他之間的感情,更已經不在我對他的感情,但是因為我自己還是真的很愛他,雖然我知道這樣真的很離譜,即使我自己現在已經有了老婆,即使我自己現在已經成家立業,但是我自己卻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他,雖然我知道我自己這樣很不對,我也知道我不可以這個樣子,但是因為當初會跟我的老婆結婚,完全都是因為我爺爺的關係,所以我自己才會跟老婆結婚,不然原本真的很希望我自己事業有成的時候,可以找回我的前女友,想跟他說我有多麼的愛他,想跟他說我把他看得多麼的重要,這些是我自己當初的想法,但是後來因為爺爺希望有生之年,可以看我步入禮堂,我自己那時候為了要完成爺爺的期望,才會選擇做這樣的事情,不然原本的我真的沒有這個打算,但是我也清楚地告訴我的老婆,我對他一點感情也都沒有,老婆也告訴我他知道這件事情,他都知道我所有的想法,但是他還是願意跟我結婚,所以讓我自己一直都抱著內疚的心態,雖然我知道我自己這樣很不對,但是我還是很沒有志氣的來到徵信社了,就是希望可以找回我的前女友,想跟他說我真的很想他,也想看他現在過得好不好,雖然我們兩個之間錯過太多,曾經也是因為我自己的不懂事,所以最後我們兩個才會分開,但是這些年來我真的沒有忘記過他,每一天都在想他過得好不好,一開始的記憶真的讓我很傷痛,但是因為時間一直再走,我自己逐漸習慣這種傷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