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 關於偵探社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

偵探社消息
(發佈時間:2019-06-19 14:03:52)

台商跨海外遇,元配跨海抓姦

自從大陸與台灣開放通商後,外遇問題日益嚴重,其中為台商占最大宗,通商後大陸潛在市場及豐富資源,吸引台商前往發展,不少商人遷移設廠,將商業重心放在對岸,往來也更為頻繁。也有不少台商決定直接定居在大陸,專心發展生意,將妻子家庭安隊頓在台灣,自己隻身前往發展,但也因獨身前往引發外遇問題。大陸包二奶風氣盛行,靡爛風氣使台商沉淪,一個接一個沉溺於溫柔鄉不願清醒,十個台商有九個出軌,這種比例可見風氣有多強大,當然台商配偶心知肚明,即便不願台商外遇事件發生,但仍可預估其狀況,其實只要沒太過分舉動,配偶都願睜隻眼閉隻眼。但配偶願意放小三一馬,不代表小三願意退讓退居後位,有不少情婦慫恿台商回台離婚,要求扶正上位,配偶在家等待換來一張離婚證書,也難怪氣憤地要進行海外抓姦。配偶通過徵信社進行行動,由徵信社展開跨海抓姦,跨海抓姦行動沒這麼簡單,必須克服重重阻礙,包含海外語言、文化、地形及法令不同,還得顧慮當地法律是否能抓姦,冒然行動恐惹上麻煩。有需求做海外抓姦行動,歡迎找徵信設,由徵信團隊率領人才擬訂計畫協助您。

 

台商放肆外遇,配偶氣憤抓姦

通商開放後台商頻繁往來兩岸,無心經營婚姻,結果使第三者入侵,加上大陸包二奶風氣盛行,台商一個拉一個沉淪,問題也越演越烈。台商將事業重心轉至對岸,隻身前往大陸工作,沒有配偶陪同,天時地利人和下容易發生外遇,加上當地聲色場所消費低廉,口袋不深的男人也能進入,外在誘惑增加,能抵抗住的男人少之又少。通常台商配偶都能預估丈夫外遇,遠在另一邊受誘惑機會增加,也更容易沉淪,但只要不是太大問題,多半選擇睜隻眼閉隻眼,但偏偏二奶不肯位居人之下,想要爬上位成正宮,慫恿台商離婚惹怒配偶。故不少配偶選擇海外抓姦行動,由徵信團隊深入當地蒐集外遇證據,有效懲處通姦男女,提出民刑事告訴,讓問題能妥善處理,就讓徵信社率領團隊幫助您。

他們兩個總是會替我說話,甚至希望我的老公自己低頭

其實原本我也沒有希望自己需要找這樣的服務,畢竟我也把公公婆婆當成是我自己的家人,他們對我是真的十分的慷慨,甚至有時候我跟我老公吵架的時候,他們兩個總是會替我說話,甚至希望我的老公自己低頭,從來都不願意分是非對錯,因為婆婆跟公公的想法是一致的,他們認為男女之間的吵架,本來就應該要讓男生低頭,所以我在婆婆家的地位其實真的不小,也是因為公公真的很疼愛婆婆,而且他們原本也想要有女兒,但是後來因為生了三個孩子,全部都是男孩子之後,就不願意再繼續生小孩了,偏偏大兒子是一個很有理想的人,不想要跟女人有任何來往,而二兒子則是因為自己是同性戀,所以公公婆婆也很無奈,但是很慶幸我的老公跟我結婚,所以他們大家都非常的疼愛我,但是有一點我自己一直都覺得很奇怪,原因我不知道他們的工作是在做甚麼,但是我的老公也從來都不願意跟我說,所以我自己覺得非常的奇怪,我自己也真的是因為這樣,所以我才會找了徵信社幫助我調查,不然我自己真的不想要侵犯隱私權,可是因為我自己真的很好奇,何況因為公公跟婆婆在這個地區的地位,其實我自己真的感覺得出來,他們的地位是真的不小,連警察經過我的公公面前,都會特別地跟公公敬禮,讓我自己真的覺得非常的奇怪,我的老公上班時間也很不一定,但是他們卻擁有龐大的收入,讓我覺得這一切真的好奇怪,完全都不是我自己可以理解的,所以我才會找徵信社幫助我調查,因為我真的很好奇,他們究竟是在做什麼樣的行業。

因為時間一直再走,我自己逐漸習慣這種傷痛

想請偵探社幫助我找回我的前女友,其實我已經跟他分開好幾年的時間了,或許他早就已經忘記我的長相,他也忘記我跟他之間的感情,更已經不在我對他的感情,但是因為我自己還是真的很愛他,雖然我知道這樣真的很離譜,即使我自己現在已經有了老婆,即使我自己現在已經成家立業,但是我自己卻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他,雖然我知道我自己這樣很不對,我也知道我不可以這個樣子,但是因為當初會跟我的老婆結婚,完全都是因為我爺爺的關係,所以我自己才會跟老婆結婚,不然原本真的很希望我自己事業有成的時候,可以找回我的前女友,想跟他說我有多麼的愛他,想跟他說我把他看得多麼的重要,這些是我自己當初的想法,但是後來因為爺爺希望有生之年,可以看我步入禮堂,我自己那時候為了要完成爺爺的期望,才會選擇做這樣的事情,不然原本的我真的沒有這個打算,但是我也清楚地告訴我的老婆,我對他一點感情也都沒有,老婆也告訴我他知道這件事情,他都知道我所有的想法,但是他還是願意跟我結婚,所以讓我自己一直都抱著內疚的心態,雖然我知道我自己這樣很不對,但是我還是很沒有志氣的來到徵信社了,就是希望可以找回我的前女友,想跟他說我真的很想他,也想看他現在過得好不好,雖然我們兩個之間錯過太多,曾經也是因為我自己的不懂事,所以最後我們兩個才會分開,但是這些年來我真的沒有忘記過他,每一天都在想他過得好不好,一開始的記憶真的讓我很傷痛,但是因為時間一直再走,我自己逐漸習慣這種傷痛。